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聚焦关注 > 正文

他的生命定格在了27岁 韩钦:牺牲在抗疫一线的村医

2020年03月13日   来源:韦德国际官方网站网     访问次数:0

1月26日,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玉溪镇淞江村中心卫生室村医韩钦,倒在了疫情防控阻击战的征途中。他年轻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27岁。


韩钦生前在认真工作

  1 抗疫路上,因车祸离世

  2020年刚开年不久,新冠肺炎疫情来袭。根据工作需要,韩钦成为了淞江村卫生室突发疫情应急处置领导小组的成员之一,一个医用口罩、一根温度计、一本体温登记本便是他的主要装备。

  韩钦的家距离淞江村卫生室不足1公里。1月24日和25日,这是全国人民辞旧迎新的日子。由于离家近,韩钦主动要求留在单位值班,以便让其他同事回县城与家人团聚。

  疫情就是命令。和以往春节有所不同,今年韩钦工作的对象主要是拜访其他村民。1月25日晚,韩钦和村委会副主任汪全友一同前往土城组某村民家给从湖北返乡人员测量体温。到达目的地后他们才得知,该村民当天喝了点酒。担心酒精会影响数据的准确性,二人决定第二天早上再次上门测量。

  1月26日,是韩钦27岁的生日。一大早,母亲余谷英给他煮了一碗热腾腾的长寿面。“今天是你生日,你下了班之后抓紧回家,我们去看爷爷。”即将出发时,余谷英说道。

  叮嘱母亲按时吃感冒药后,韩钦前往卫生室附近的村委会与其他人集合。平日里,韩钦喜欢骑摩托车上下班。不过,这次摩托车再也没有把他载回来。

  在离家不远处的地方,韩钦驾驶的摩托车失控撞上了路边的石头。造成颅内骨折和大出血、胸腔出血,经道真自治县人民医院抢救无效,于当日13时左右不幸离开了人世。噩耗传来,乡亲们都哭成了泪人。

  实际上,这条公路对于韩钦来说已再熟悉不过了。据淞江村党支部书记韩俊介绍,1月25日晚上当地下了点雨,整个村里的路面非常湿滑。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所有人都猝不及防。“他太年轻了,我始终放不下他。还好我们村没有出现新冠肺炎病例,这可能也是九泉之下儿子唯一欣慰的。”母亲余谷英悲痛地说。


把肪问诊

  农村地带是疫情防控的重要环节,也是阻止疫情蔓延较为薄弱的地区。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韩钦用自己的身躯肩负起了时代赋予的责任。

  2 扎根基层,不计个人得失

  走进淞江村中心卫生室的大门后,一眼就能看到墙上贴着的“心系万千家庭,情牵百姓健康”几个红色大字。这正是韩钦当医生的初心和使命。

  韩钦的父亲和爷爷都是医务工作者,受其影响他也选择了从医。2017年,韩钦从韦德国际官方网站医药高等专科学校中西结合专业毕业后,便来到淞江村卫生室工作。

  淞江村坐落于道真自治县的东侧,全村共有16个村民组1978户,总计8016人。在卫生室里,韩钦与其他两名村医共同为广大村民提供医疗服务。

  据淞江村卫生室负责人周燕丽介绍,平时韩钦除了在中药房坐诊外,还具体负责该村400多人的慢病管理(高血压、糖尿病、肺结核等)。每个季度,他至少都要入户走访一次,异常人员半个月一次。

  作为随访医生,健康体检、用药指导以及健康知识宣传等工作,经常需要入户。很多时候,韩钦都是下班后甚至晚上进行,以便争取白天有足够的时间坐诊,确保就医群众第一时间能找得到自己。

  2019年10月4日谢杰珍家、2019年10月17日汪月果家、2019年11月27日罗书柳家……淞江村卫生室的电脑里,记录着这些年来韩钦的随访历程。

  今年66岁的村民韩继成就是其中之一。“我有的时候生病了,去不了卫生室,只要一打电话,他都会亲自上门,随叫随到的。”其中,2019年8月底的一次就医经历,韩继成至今记忆犹新。

  当时他咳嗽较严重,前往卫生室就医时恰好是韩钦坐诊。过了没几天,韩钦来到韩继成家回访病情。得知未好转后,韩钦要求他立即到卫生室接受治疗。

  由于天色较晚,再加之经济条件不宽裕,韩继成当时拒绝了他连续两次的就医要求。韩钦第三次到韩继成家时,已是晚上10点左右。这次,他直接开车强行把老人带到了卫生室。次日凌晨2点多治疗结束后,韩钦把老人安全送回家中。而80多块钱的医药费,韩钦也为老人进行了垫付。

  基层无小事,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韩钦把感冒、咳嗽、发炎等常见病和多发病留在了基层解决。在日常工作中,尽职尽责的他获得了人们的一致好评。

  至今,在淞江村卫生室一楼办公室的桌子上,还整齐地摆放着韩钦经手的资料本。“通宣理肺颗粒、二氧丙嗪颗粒、风寒感冒灵颗粒、小柴胡颗粒、元胡止痛片”,这是1月25日他给病人开的最后一张处方签。

  3 父亲痛言,“他是医生必须上”

  医务工作者救死扶伤,来不得半点马虎。在中医诊断中,如何区分寒热体质、如何把控药量、如何观察病情……韩中庆对儿子韩钦的要求极其严格。

  医术精湛、工作认真、不计得失,这是韩钦留给很多人的印象。“我今天有事,你能帮我值一下班吗?”面对同事的这些请求,韩钦很少拒绝。用卫生室医务人员宋永凤的话来说:“上班我们是同事,下班我们是兄弟姐妹。”


韩钦生前在给村民检查身体

  村卫生室没有食堂,因此余谷英每天做饭时都会加上韩钦的量。“妈妈我不回来吃了,你们吃嘛。” 由于不定时会有患者就医,余谷英经常得到类似的回复。

  平日里,做完工作后,韩钦还时常抽空帮助家人干农活,尽量减轻家庭负担。2019年,全国多地出现非洲猪瘟疫疫情。为了防范风险,下半年淞江村设置了24小时值守的“卡点”。两个多月时间里,韩钦经常到此义务开展排查等工作。

  大年三十那天,韩钦和爸妈一起在二嫂家吃年夜饭。得知卫生室有村民要来看病后,他二话不说就骑着摩托车就往单位赶。韩中庆向记者坦言,很多时候儿子对待患者比对自己家里人还好。

  1月28日韩钦下葬,很多人都依依不舍。“我眼睛看不到了,原本他们不准我去的。后来我儿子带我去了,必须要送他最后一程。”韩继成说。无法接受现实的还有村民余恩玉。村卫生室就在他家对面,每当想起韩钦他就时不时落泪。

  失去爱子,对于父母来说心中的悲痛无以言表。1月28日,父亲给韩钦买了三个大大的蛋糕(每个9层,总计27层)。

  病毒无情,医者有爱。“疫情防控工作,该韩钦做的事情就得去做。作为村医,他必须上,没有什么可以讨价还价的余地。”韩中庆说。

  韩钦,把自己的年轻生命奉献给了淞江村的疫情防控工作。他的事迹将常驻红城儿女的心中,时刻勉励着我们继续前行。

(见习记者 潘晓飞)

(责任编辑:张黎方夏)

相关新闻

评论

  • TOP